化学菇

赎罪 I

这篇文章讲的是无头骑士异闻录sh后临也心境的变化和遭遇,如何和曾经为敌的人和解,尤其是如何与静雄和解的故事



放下手上的手机,折原临也叹了口气。他躺倒在轮椅上静静地思考。在这平和的一年里,他做这样的工作不过是为了谋生罢了,而调笑别人也只不过是兴趣。

但是他同时也意识到,或许正是因为这份兴趣,他才会脱离人类,也正因脱离人类,他嫉恨本因是同类的平和岛静雄。所以意识到这一点的他无法从轮椅上站起来,他犯了一个大罪,而他还没有这份力量来接受这份罪。但是他也知道他只要愿意去赎罪,或许在未来生命里的某个节点,他就不再活在自己的虚拟世界里,可以和人产生真正的联系了。

他在这里只是逃避而已,如果他不去改变,就必须一辈子这么无趣地活着,连站起来的能力都没有。

“但是我真的有这份勇气去接受自己是个弱小人类的事实吗?”折原临也一直觉得自己是强大到可以操控人类的近乎神的存在,一直到25岁他都是那么生存的,如果否认这份强大,他该如何生存呢?

折原临也反复在人类和神的身份中摇摆动摇,独自一人生活着。他看了很多书,也见了很多人,他也在学习如何跟别人建立真正的联系。

他最终选择放弃成为一个完美的人类,也就是神的存在,然后开始潜心了解被长久忽视的作为人的部分。折原临也终于知道,自己比普通人要脆弱的多,所以他才想成为超越人的存在,因为这样起码不会有人伤害到他。

但是这样一直成功的他放弃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东西。情感。他所有的情感都是虚假的。现在他不知道如何回应别人,不管什么表情都像是为了逞强。

“啊,如果以前有一个交心的朋友那该多好啊。”可是能称为朋友的人也已经被他深深伤害了。

“我的人生没有希望了吗?”折原临也哀愁地想着,突然就想要开始一个缓慢长久的复建疗程,把称为折原临也之前的自己显露出来。

一年后。池袋。

折原临也走了三年,但是新陈代谢飞快的城市早已把他遗忘了。他仰起头看着高楼大厦间的狭窄天空,觉得一切都变了,如果是以前的他,大概会言不由衷的说“这真是个大显身手的舞台啊!”这种不知所云又狂妄自大的话吧,但是他现在只觉得自己是芸芸众生里的一部分,而他来这里也只是因为事务性的工作罢了。

他精心挑选着道路,尽量避开曾经认识的人会走的路线,走进一家银行。而在他没有注意到的地方,一辆黑色的机车无声地离开了。

他只花了半年就复建了,而且似乎是和一些医生和护士建立了真正的良好关系。他把自己的不知所措和痛苦都表达了出来,甚至还在某位年迈的医生前声嘶力竭地掉了眼泪,一遍一遍地听医生说自己的人生充满了可能性,只要他愿意。

离开医院以后,他靠着以前的学历在一家小银行找到了工作。他以前做梦都没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个小职员,拿着不多的工资,有一个小心眼但是并不坏的上司,这时候来池袋也是因为要和本部的银行交接。

折原临也想要完全脱离以前的生活,但是同时他也知道他非常有可能遇到故人。“遇到的话就谦卑地和他们相处吧。”折原临也下了决心,然后在本部很有分寸地显露自己处理金融事务的能力。

随后,折原临也走出了银行,沿着来时的路线往回走,一路上一个熟人都没有见到。折原临也觉得有些奇怪,但是他并不愿深想,就乘上新干线回了自己来的那个小地方。

回到职员室,他给了上司报告。上司看了看报告,头也不抬地就让临也走了。折原临也不以为意,饥肠辘辘地去公司楼下的员工餐厅吃了饭。

日子一天天平淡的过,直到有一天,上司进来宣布,临也被调去了池袋总部,脸上是释然的笑容。

折原临也一时有些错愕,但是他直觉上也知道自己总有一天要回池袋,把和过去的人的恩怨一点点了结的,所以他立刻打点行装,第二天就去了池袋。

到了池袋,他又直奔银行,把就职手续办了,熟悉了每一个部门的负责人和自己部门的上司和下属。

随后他的上司把他带去了池袋有名的露西亚寿司,让折原临也感到了命运的恶作剧。

折原临也一进门就觉得整个餐厅的气氛都变了,瓦罗娜,店长和simon直勾勾地向他瞧,仿佛是有所准备。

“果然还有人看到我了啊。”折原临也颇为头疼地想,但是随之而来的是惊慌和愧疚感,瓦罗娜的脸勾起了令他痛苦的回忆。

“喂,怎么了?”上司不满地大声嚷嚷,“你们这里的态度可真够差的!”

折原临也上前劝走了上司,让上司现在门口等着,随后折原临也回到了门里,突然向瓦罗娜深深地鞠了一躬,低声说:“非常抱歉,请容我日后再向您正式赔罪。”让周围的人都有些错愕。折原临也抬起头、脸上满是羞愧的表情,随后没有去看瓦罗娜的反应,他飞快地离开店。

他和上司又去了别的地方用餐,上司对他的能力表示了信心和赞赏,折原临也微笑着得体地回答。然后临也就回去了,去他的新家料理事物,然后忙完了就踩着露西亚寿司打烊的点进了店。

只有店长一个人在。折原临也进门让店长瞪大眼睛看着他:“折原,你为什么回来?”

“我来这里是为了工作,非常抱歉,我并不想打扰您的生活,我想为三年前的事情郑重地道个歉。”

”你的眼神,我见过的,是十年前我来日本以后的眼神。你也是来赎罪的啊。”

折原临也忽然被对方的理解所感动,所以他上前一步:“非常感谢您的理解。请让我为您做些什么吧。”

“有空的话,就来店里帮忙吧,或许这可以让你更好地知道和平生活的幸福。”

“好。”折原临也朝店长深深地鞠了一躬。

“说实话,我很惊讶。原来折原临也也会有这么一天。”

“请您别开这样的玩笑了。”折原临也忽然羞涩地开了口。

然后折原临也之后又向瓦罗娜道了歉,她说她很难原谅折原临也,除非前辈也原谅他,折原临也表示非常理解。

他向simon道了歉,simon强迫折原临也点了最豪华的刺身拼盘,花去了好几张一万元的大钞,满头黑线地咽下被迫的山珍海味。然后simon要求他必须在周末来帮忙,并且每周来这里吃一顿。折原临也觉得自己被坑了,但是在simon不怀好意的微笑前,他不商量就一口答应了下来,让simon吃了一惊:“你真的是临也吗?不是什么冒牌货吗?”

“真的是临也,只不过我不会再想用脑筋毁掉我的人生了。”折原临也站了起来,脸上是诚心的微笑。

“真是越来越像个男人了啊,临也!”simon大力地拍了拍临也。

“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折原临也觉得自己果然不擅长应付simon这样的角色。

随后折原临也满心释然地朝门外走了。

他觉得他的人生充满了无限的可能性,而且是善意的,但是他还需要向很多人道歉,既然大家都知道自己的存在。

他遇到了很多熟人,他都一一道歉了,被写乐美影狠狠地一拳打在肚子上,应该是被女友甩了那样的感觉。

然后闻讯而来的两个妹妹,折原临也和她们长谈了将近两个小时,随后三个人一起抱头痛哭,妹妹变得沉默,而姐姐变得更加话唠,两个人终于开始发展了自己的性格。

在和那么多人道完歉了以后,折原临也觉得自己稍许有些圆滑了。然后他想向最后的三人道歉。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他敲开了非法医生的门,然后朝着两人深深地鞠了一躬。随后他被温和地迎进了门。

他紧紧抱住了新罗,不住地说对不起,像一个孩子一样哭泣了起来,随后仿佛是哭的连脸皮都不要了,折原临也开始笨拙地问新罗他们是不是还有可能做朋友。新罗点了点头,折原临也觉得心里又高兴又难受,再次抱着新罗哭了一场。从岸谷夫妇家出来的时候,折原临也觉得自己品尝到了身为人的喜悦。

随后还有最后一人。

平和岛静雄下班走进一条小巷的时候,迎面走来了一个很眼熟的人。临也君。平和岛静雄先是错愕了一下,然后才依着三年的习惯下意识地要变得狂怒。

但是折原临也并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折原临也向平和岛静雄深深鞠了一躬:“对不起,小……不……平和岛静雄尊上。”

“哈?我不是让你不要出现在池袋吗?还有你这样叫我让我觉得很火大啊。”

折原临也没有抬头:“非常抱歉,我因为工作来到池袋,并不是想要打扰您。啊,非常抱歉让您浪费时间听我这样的废话,我以后一定不会再来打扰您了。”

折原临也的头发被扯了起来:“你不来打扰我的生活?我不相信!”曾经被搅得一团糟的生活的记忆让静雄的愤怒被触发了。

但是,静雄仔细地打量着手下这张熟悉又陌生的脸,折原临也的脸上写满了愧疚和逆来顺受,让静雄很难下手。

平和岛静雄真是恨透折原临也了,他想要的平静生活总是被一再打搅,以至于三年不见的现在,他还有着条件反射。

平和岛静雄从没有很深刻地了解过别人,一方面确实是他天生神经大条,另一方面他总是有害怕的感觉,害怕自己好不容易建立的关系让自己的愤怒破坏了。但是现在有人愿意天天见他,和平的相处,他已经很满足了。

“三年不见,你还是老样子啊。”折原临也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平和岛静雄的脸。两人怔了一下,平和岛静雄一把推开了折原临也。

折原临也站直了,直视着平和岛静雄,突然觉得平和岛静雄是个很直率可爱的人,虽然有着那样的怪力,但是依旧不是个坏人。折原临也忽然不想道歉了,觉得就让这份过去的罪孽留存着也不错,毕竟这是唯一联系他和静雄的方式。

但是,折原临也往后退了一步,“平和岛君,以后再见吧。”

折原临也一边往小巷的另一头走、一边说:“我希望以后你会渐渐改变对我的印象。”

平和岛静雄目送着临也远去,心里涌起了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仿佛是有点开心。

对平和岛静雄来说,他喜欢被人温和地对待,虽然被温和对待已经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但是潜意识里他希望有更加深入的情感,并不是小心翼翼的呵护,而是每天都在争斗中更了解对方的想法,根本不需要顾虑情感和力量的释放。他想要这样的羁绊。

但是唯一的对手是恨他的,他也曾经想要从战斗中理解对方的想法,但是只能感觉到欺骗,怯懦和恨意,所以他恨对方,什么都没有给他,但是却让他变得暴力。他讨厌暴力,但只是因为暴力中只有恶意存在,他希望有善意的暴力。和保护别人的暴力不一样,而是暴力中与之斗争的对象只是因为乐在其中,想要多了解他而和他战斗。他曾想过瓦罗娜,但是瓦罗娜和他之间存着一点隔膜,因为瓦罗娜敬仰他,所以总不是平起平坐可以完全交心的战斗。如果说是毫无理由的平等斗争的话,也只有临也了吧,但是偏偏是临也给了他最多的暴力。

现在的话,平和岛静雄倒是有些茫然,因为连折原临也都不跟他斗争的话,他忽然对自己的存在发生了一点怀疑。但是他也不愿意深想,就回家去了。

折原临也和平和岛静雄再次相遇是在半个月以后的新罗的家宴,新罗邀请了两个人,但是却都没有告知另一方的到来。折原临也和平和岛静雄面面相觑,但是折原临也下定了决心要让平和岛静雄重新认识自己,所以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严肃地朝平和岛静雄点了一点头:“晚上好,你来了。”

平和岛静雄也敛容朝折原临也点了点头,两个人沉默地分坐在桌子的两边,然后新罗和塞尔提就开始忙着调节气氛,终于让有些凝结的气氛变得温和了一些,。而折原临也开始有些顾忌自己的行为举止,但是后来他硬是给自己灌了两大杯烈酒,终于让自己失去了大部分理智,只剩下最原本的自己。

折原临也以前从不在人前喝酒,以前喝也是因为闲着无聊,喝一点度数低的酒,所以这也算是折原临也人生中第一次在人前醉酒。

只跟塞尔提或新罗低声交谈的平和岛静雄看到醉倒在地的折原临也忽然有些茫然:“喂,这家伙真的没问题吧?”

“临也真的变了一个人哦!怎么说呢,更像个人了呢。而且现在的临也是一个很脆弱的好人。”新罗轻声说着,但是也不再说下去,因为临也在塞尔提的劝阻下毅然地走向沙发打开电视机调到动画专栏,非常大声地担当评论音轨。

“喂喂,这家伙怎么就倒下了,哈哈,小静这么倒下的话也是够可笑的。”

“这家伙怎么壮得像小静一样,可恶居然是主角,那就死不掉了。”

“小静,啊,这里的小静是个女的!哈哈哈哈哈哈!”

平和岛静雄捏断了手上的筷子:“这家伙明明就跟以前一样欠揍!我可以揍他吧!可以的吧!”

岸谷新罗哭笑着把平和岛静雄劝住,随后听到折原临也大声叫道:“喂!塞尔提!新罗在看裸女啊!你来管管啊!”

岸谷新罗笑着对平和岛静雄说:“揍吧!砸坏什么都行!”

半小时后,临也跌跌撞撞地站了起来,突然非常严肃地在三人面前正坐了。

“我已经把小静地招式看透了。”

“哈?”两人一写字板同时回应道。

“长久以来,小静一直占据着我的心脏,我想要打倒他,这次,不用任何的阴谋诡计,我要用智力和体力把他完完全全地击败。”

平和岛静雄看着他,突然觉得非常想笑:“你当真吗,临也君?”

“哦!”临也瘫坐在地上,但是无比认真地点了点头,“一想到要堂堂正正地击败他,我就觉得人生充满了希望!”

“是嘛。”

在随后的闲聊中,新罗和塞尔提发现静雄一直很高兴,而旁边不省人事的临也则是渐渐地褪去了酒劲。

临也再次醒来的时候看到了静雄。“还醉吗?”静雄试探着问。“啊,不醉了。”临也知道自己一定出丑了,但是又想大家都是人类,出丑也不会怎么样,所以非常坦然地站了起来:“你也要回家吧,我可以开车把你送回去。”

“不,那还是不用了。”静雄下意识地拒绝。

“我难得的好意啊,别拒绝啊。”临也有些忧伤地说。

“不,我不要让你送我。”

“真是固执的家伙,让我不爽。”

“你不也一样。”

“我的固执和你的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我的固执,”临也突然朝静雄挥了一拳,被静雄躲开了,“就是比你简单的大脑要复杂的多。”

静雄想要回击,但是临也已经走到了玄关处,左边的架子上满是花瓶。临也转过身,做出了胜利的手势。

而新罗和塞尔提正出来送客,静雄忍着怒气,和临也一起朝主人们道了谢。临也和静雄一起朝门外走。门刚关上,临也突然就开始飞快地朝楼下跑,静雄惊讶了一会儿,也追着临也往下跑。两个人一前一后出了大楼,一个沉默地逃,一个沉默地追,两人都使出了最大的速度和体力,默契地你追我赶。

折原临也虽然身体恢复的和以前差不多,但毕竟体力上还是有所欠缺,所以折原临也久违地开始思考各种路线和逃脱的可能性。于是在小巷的一个拐角处,静雄突然发现临也消失了,但是一定还在周围。静雄环顾四周,突然生出了强烈的危机感,一个大箱子从天而降砸到了他的面前,折原临也在楼上往下看,正好看到静雄抬头看着他。

“我只是不想受到你的一拳而已,真是要痛死了,嘛,反正你也追不上我了,你会不会还用三年前的方式让我掉下来呢?”折原临也故意提起三年前的事。

平和岛静雄失去了理智,他用蛮力硬是跳了几层楼上来。而折原临也就站在楼顶的另一头。

“临也君,我还以为你变了呢,结果你还是老样子。“

“同样的话回敬给你。但是我并不是为了跟你互相仇恨地拼个你死我活才来找你的。”临也一步步走向静雄,在两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我上次的话是认真的。我想向你道歉。”

“我没办法原谅你。”

“我知道的,因为方式不对吧。”折原临也突然微笑了起来,“就算别人我能光用语言就让他们理解我的歉意,你的话,是不会承认语言上的歉意的吧。”

静雄沉默了一会儿说:“那你打算怎么表示歉意呢?”

“我想要和你做能够打架又能够吵架的朋友。”

“哈?”平和岛静雄觉得折原临也脑筋坏的很彻底,“我们怎么可能做朋友呢?”

“真是让人心寒啊。”折原临也苦笑了一下,“不过我并不是这样的意思,我想为我以前的所作所为做出一点补偿,你以前没法控制暴力都是我造成的吧。因为我总是喜欢制造混乱,让你受到不必要的伤害和攻击。虽然你现在确实有朋友,但是你还是会时刻担心着因为暴力而失去他们吧。”

静雄没有说话,因为临也说的确实是实话。“这是我犯下的罪过,请你让我来弥补吧。因为我也希望静雄你可以交到真正的朋友,甚至女朋友哦~”

“啊,没想到跳蚤你有的时候也会说点人话啊。如果你说的是假话,我会杀了你哦。”

“嗯。”

tbc

大家好,我是新手,这篇文还没更完,会有第二章,请给我反馈,正面的负面的我都很需要,但是请不要恶意中伤,谢谢!

评论

热度(19)